<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晴天微风 > 第四章

            第四章

              篮球赛之后几个星期便是期末考试,校园里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学生,篮球场上基本上没人影了。

              直到最后一科考完,大家才长舒一口气,放下了悬着的心,一边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一边热烈地讨论接下来的暑假该怎么过。

              像1班这样的学霸班,大多数人自然是暑假接着上各种补习班,提前学高三的课程。林枫算是个例外,他头脑很好,从小到大都没上过补习班,依然常年稳居年级第一,被同学们崇拜地尊称为学神。

              好友唐景文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道:“学神同学,这个暑假又准备睡过去了吧?”

              林枫好笑地推开他的手:“别嘲我了,我也是要学习的好吗。”

              唐景文是他在高中班上唯一的初中同学,因为那件事知道他的性向,但从来没排斥过他,在他制定篮球训练计划的时候也提过很多有用的意见,两人就渐渐熟络起来成了好朋友,只是他思维太直男,至今没察觉出林枫喜欢凌天的事,还以为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哎,在家吹着空调吃着冷饮那能叫学习吗,你真该体验下三十几度的时候顶着大太阳去上补习班的滋味。”唐景文痛心疾首地诉苦道。

              “你都年级前二十了,你妈还不满意啊?”

              “还不都是你的锅!谁让我有一个年级第一的朋友,我妈总说‘看看人家小枫,每次都第一’,就用这个理由逼迫我去上补习班!”

              “那还真是抱歉啊。”林枫笑得肆意,“我要回家吹空调咯,再联系,拜拜!”

              “哎你别跑!”唐景文气冲冲道,林枫却早已窜出了教室一溜烟儿跑了。

              逃出教室的林枫却没有立刻离开学校,而是来到了平时常晃悠的小树林,现在大家都急着想飞回家,根本没人来这里。

              他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透过树林的缝隙小心翼翼地往外瞅。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教学楼里出来路过的学生,林枫承认自己这么做有点变态,但将近两个月的暑假啊!他好想走之前再看凌天一眼。

              自从篮球赛结束之后他也忙着复习功课,只在食堂匆匆瞥到过凌天几眼,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

              再不吃上这一口精神食粮,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颓废了。

              他就这么藏在树林里一直等着,周围热闹的欢笑声说话声渐渐消失,太阳西沉,晚霞浮现,路上的学生从成群结伴到三三两两到最后一个人也没有,林枫也没等到凌天。

              他确信自己每一个路过的人都看见了,没有漏掉谁,难道凌天比他还早走?

              林枫迅速起身,跑进教学楼来到3班门前,往里一看,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了。

              心里顿时像被大石头堵住了一样。

              暗恋真是件憋得慌的事情,尤其是像他这样的性取向,没有人可以诉说,难过只能自己往下咽,一次次失望还要一次次让自己振作起来,继续喜欢这个人。

              3班的门没有关,林枫犹豫了一下,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便走进了教室。

              这是他第一次进3班教室,但他知道凌天坐哪儿,1班跟3班同一层楼,林枫平时路过的时候总是装作不经意地瞥一眼凌天的位置。凌天人高,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近窗户的最左边一列。

              林枫走到凌天的座位边上,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明明谁都不在。

              凌天平时就坐在这里上课的啊……林枫的手抚上桌子,觉得自己有够痴汉,但心里的恶魔占了上风,他胆子渐渐大起来,决定任性一回,就这么坐在了凌天的座位上。

              反正也就这一次机会了。

              桌子上有不少划痕,应该是用旧了留下来的。桌肚子里的书基本都收拾干净了,剩下一些没用的草稿纸。

              林枫往里瞅,恰好看到夕阳照得课桌最里面有什么东西一闪,他伸手进去拿了出来,居然是一把口琴。

              凌天会吹口琴?

              林枫不禁想象起他吹口琴的样子来,心里软软地塌下去一块。

              而凌天回到教室看到的就是林枫拿着他的口琴在发呆的画面。

              他本来确实早早收拾好包准备走了,却在下楼的时候遇到班主任,让他去办公室帮忙整理资料。这一整理就到这个点了,他突然想起来表哥送的口琴落在教室桌肚里,这周表哥要来家里做客,要是不拿回去估计会被他训,便又半路折返。

              路过教室后门时,凌天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瞬间余光瞥见有人坐在他的位子上,他停下脚步定睛一看,居然是林枫。

              凌天皱眉,第一个冒出的想法自然是对方又来找事,难道是要破坏他的东西?但林枫烦归烦,不像会做这种恶劣事情的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没有马上走进去质问,而是躲在后门处,观察对方究竟要做什么。

              林枫却什么都没做,他只是拿着口琴看了一会儿,模样有些出神,接着又把口琴放回原处,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看着桌子发呆,眼神不知道透过桌子在看向何处。

              凌天有些莫名其妙,正想着要不要进去问的时候,只见林枫突然打开了书包,拿出笔,趴在桌上似乎要写些什么的样子。

              但他握着的笔迟迟不动,脸却一点点红了,在红色快要蔓延到耳朵尖儿的时候,手里的笔终于开始动了,写得很快,一两秒就好了。

              林枫看着自己写的东西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一开始是纯粹开心的笑,却渐渐带上了苦涩与无奈,最后嘴角像是再也支撑不住似的垮下来。

              紧接着他站起身,又抚摸了一下桌子,便往教室外走。

              凌天立刻闪身进了隔壁教室,直到林枫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他才走出来。

              怀着疑惑的心情,凌天进教室来到自己座位前,仔细查看对方到底在桌上写了什么,但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他从来不在桌上乱涂乱画,有笔印子也会擦干净,应该很容易找才对。

              又贴近桌面看了半天,凌天终于在一个划痕边上找到了。

              这个划痕是弯曲的,林枫把它补成了一颗爱心。

              凌天沉默地看着那颗心。林枫不可能无聊到特地跑来他教室就为了画这个,却也不像是在找事。

              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凌天想起刚才林枫的样子,那种脸红又羞怯的神情他并不陌生,跟他来告白的女生大多数都是这样。

              猛然间,凌天心里一震,紧皱着眉头立在原地,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