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晴天微风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凌天带他去的甜品店不能用“不错”来形容了,简直就是高级,点单都不收现金的,而是刷会员卡,店里装修华丽,甜品一个个都精致得像艺术品。

              凌天含笑说:“我以前经常带我妹来吃,现在她有男朋友了,就轮不到我陪了,会员充的钱用不完又浪费,我只好带我男朋友来吃了。”

              “谁是你男朋友。”林枫别扭地转过脸,耳朵尖却红了。

              “一会儿我带你去个隐蔽的位置,没人看得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意识到被调戏了的林枫怒锤他一拳:“瞎说什么!”

              负责点单的店员表示装聋装瞎好辛苦,年轻真好。

              林枫选择困难地看了展示柜半天,点了一款蓝莓慕斯和一款巧克力杏仁蛋糕,凌天就点了一杯黑咖啡,带着林枫来到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坐下。背朝着外面的沙发挡住了他人的视线,加上茂盛的盆栽植物,只要不走进来,完全看不到里面的人。

              服务员不一会儿就送来了甜点,跟摆列在外面的样品一模一样,光看着就大有食欲。林枫先尝了口巧克力杏仁蛋糕,入口瞬间惊艳,巧克力苦中带甜丝滑无比,经过处理的杏仁颗粒一点都不坚硬,跟巧克力融为一体,口感绝妙。

              凌天看着他脸上满足又幸福的表情,问:“怎么会喜欢吃甜食?”

              林枫挑眉:“干嘛,有意见?”

              “没有,好奇罢了,一般男生都不太爱吃吧。”

              “小时候家附近有家甜品店,我每次考试得第一我妈就会给我买一块蛋糕当奖励,大概是那个时候喜欢上的吧。”

              凌天想象了下年幼的林枫开心地吃着蛋糕,奶油糊一脸的画面,觉得有点可爱。

              当然,现在也可爱。

              这个想法要是说出来估计没人会认同,林枫虽然长得不如凌天英气,但也是个一米八有肌肉的大男生,跟可爱两字完全沾不上边。然而凌天就是觉得他的言行举止经常透出可爱劲儿,越看越有趣。

              林枫不一会儿就解决了那块巧克力蛋糕,刚要向另一块下手,才发现自己吃得太开心都忘了分凌天一点,心里有些愧疚:“你要不要尝一尝?”

              凌天刚想说不用,念头一转,又说:“好啊。”说完张开嘴:“啊——”

              林枫顿时不好意思了:“你自己不会吃啊!”

              “你问我要不要吃的,不应该你喂我吗?”凌天理直气壮。

              “算了!不给你吃了。”

              凌天眼神带笑:“以前不是胆子挺大的吗,总是找我麻烦,跟我杠,现在怎么反而放不开了?”

              林枫愤愤地挖了一勺蓝莓慕斯塞进嘴里:“那能一样吗,以前仗着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才敢为所欲为啊——喂你干什么!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凌天扑倒在了沙发上,一个吻压了上来。

              受到了惊吓的林枫用力去推凌天的肩膀,却被对方十指相扣按回了沙发上。

              “唔……走开……会被……唔……发现……”虽然很隐蔽但这毕竟是公共场所啊!

              “你再喊就真的会被发现了。”凌天轻声道,说罢又欺了上去。

              林枫一听这话就不敢再出声了,生怕会引来人,身体还在努力挣扎,却是白费力气。

              凌天看着他紧张又忍耐的样子心痒痒,刚刚那句话怎么听都是告白,这家伙却不自知,实在撩拨人心弦。他一向颇具自制力,面对林枫时却总是忍不住心底涌起的小冲动。

              嘴里的蓝莓慕斯还没彻底融化,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唇齿间四溢,让这个吻变得更加甜美可口。

              凌天缠着林枫柔软香甜的舌头不放,像是迷恋上了这个味道,林枫的舌一直往里退缩,他就更加侵入挑弄,本来只是想逗他一下,却不知不觉变成了深深的亲吻。

              林枫被吻得失了反抗的力气,只有心脏跳动得剧烈,他都担心自己的心跳声会惊扰到路人来一探究竟了。

              凌天松开压制住他的一只手,转而伸进了他的校服外套里,隔着衬衣按在他胸口,趁喘息的空隙低声道:“这心跳都快把我震飞出去了。”

              林枫羞恼道:“滚!放开我!”当然,这样小声的抗议毫无威慑力。

              凌天发出低沉的笑声,趁其不备拧了一把身下人的胸口,林枫像受了惊的猫一样几乎要弹起来,又被吻住压回了沙发,继续欺负。

              嗯,他别扭的小男友好像比蛋糕还甜。

              -

              霸道欺负的结果就是最后林枫气呼呼地回家了,一直到周末都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凌天,虽然他以前也不怎么主动。

              看来真的做得有点过火了,凌天心想。林枫看着特别嚣张无所畏惧,其实胆子挺小的,不然也不会憋了三年都没表白。在公共场合亲他可能吓着他了吧,看来以后要收敛点,反正日子还长,慢慢来。

              没过几天,市里的篮球比赛正式开始了,这也是c中篮球队第一轮比赛的日子。凌天到达指定场馆的时候,林枫已经在了,正跟学弟们交待一些注意事项,转头看见凌天,又皱着眉把头扭了回去。

              看来还在生气呢。凌天摸摸鼻子,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

              上午九点比赛准时开始,两人和张老师坐在场边观赛,第一轮c中对上的学校实力并不强劲,不足为惧。凌天一边跟张老师分析着场上的局势,一边注意着身旁的林枫,还是绷着张俊脸不看他,只盯着场上看。

              此情此景下也不是道歉的好时机,凌天想着比赛完了两人独处的时候再说。

              学弟们打得都很卖力,表现优异,频频得分,最后果然不出所料获胜了。

              赢了第一场比赛士气高昂,学弟们个个都很兴奋,张老师提议一起去吃饭庆祝下开门红,大家伙儿都高声赞同。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市中心,来到一家人气颇旺的烧烤店。凌天进店后先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发现林枫已经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了,他只能无奈地坐在最外面,两个人隔得很远。

              学弟们正热烈地讨论着这次比赛和下轮比赛的对手,高冉坐在林枫旁边,搭着肩跟他聊天,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林枫冷漠了一天的表情终于出现了松动,还笑了出来。

              凌天拿起茶杯仰头一饮而尽。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表哥打来的电话,傅玉很少给他打电话,凌天顿时有些在意。

              “喂,哥,怎么了?”

              “小天,来……接我一下,我有点喝醉了……”傅玉的声音含糊不清,但好歹还算清醒,报了个地址给凌天。

              凌天当即起身对众人说:“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了,你们吃吧。”大家略感惋惜,但还是纷纷体贴地说没关系。

              凌天看了一眼坐在最里面的林枫,两人恰好四目相对,林枫立刻转过头移开目光,什么也没说。

              凌天心里叹了口气,毕竟表哥那边比较急,他只能先走了。

              出门打了辆车他就直奔表哥报的地址而去,所幸距离不远,二十分钟就到了,凌天让司机师傅等一等,下车去饭店接人,傅玉就站在饭店门口吹冷风,凌天赶紧带着他进了出租车,暖空调打在身上,瞬间舒服许多。

              “哥,你怎么站在门口吹风啊,头痛不痛?”

              “还好……之前头更痛,吹了风反而好点。”

              “怎么大中午的就喝醉了,你司机呢?”

              “没办法,不得不去……王叔他这几天请假回老家了……”傅玉揉了揉太阳穴,说:“小天,你先别跟我说话,让我睡会。”

              傅玉估计是真的累,不一会儿便睡着了。凌天拿出手机,想着要不要给林枫发个短信约一约下次见面的时间。

              这时,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不是他的,而是傅玉的。

              怕是什么重要的商业电话,凌天觉得还是接一下比较好,就轻手轻脚地从傅玉兜里拿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名称:变态。

              凌天心里奇道,谁能让他表哥这样的人起一个感情色彩如此强烈的名字?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接了,尚未开口,那边却先传来了大声的质问:“谁让你去了?回来!”

              “不好意思,傅玉他现在在睡觉,你一会儿再打来吧。”

              那边显然没想到不是本人接的电话,沉默了一会儿,男人冷冷地发问:“你是谁?”

              这样敌视的语气让凌天听着很不爽,看表哥存的名字对方应该也不是什么善类,于是他也如法炮制冷漠地回答:“不关你事,我现在把他送回家,有什么事等他醒了再说。”说完就果断挂了电话关机,不给对方咋呼的机会。

              半个小时后车开到傅玉家,凌天推了几下才将表哥叫醒,小憩过后傅玉头痛减轻不少,意识也清醒了许多,他谢过凌天准备下车。

              凌天想了想,叫住了他:“哥,刚刚有人给你打电话,叫变态的。”

              傅玉听到这名字瞬间神色一凝:“他说了什么?”

              “他说‘谁让你去了,回来!’。”凌天很好奇,“他是谁?叫你回哪去?”

              傅玉颦着眉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用在意。”

              见表哥不愿多说,凌天也不好多问,又关照了几句注意身体少喝酒之类的话,兄弟俩才道了别。

              离开了傅玉家,凌天让司机师傅调转车头回自己家,车还没开到家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家门对面的树下。认出那身影的一刻凌天立即让师傅停车,付好了钱下车奔过去,一直奔到那人面前。

              “你怎么来了?”

              他这来回一趟都快两个小时了,林枫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耳朵和双颊都被冷风吹红了,凌天赶紧取下自己的围巾给他严严实实地裹上:“先进去再说。”

              进了客厅,凌天打开暖空调,去厨房倒了杯热水端过来,在林枫身边坐下。林枫端着热烘烘的茶杯,打量了下空空荡荡的家里,开口问:“你爸妈不在家吗?”

              “他们出差去国外了,平时也很忙,经常不在家。”凌天伸手摸了摸他冻红的脸颊,“等了我多久?”

              “没多久。”

              凌天没那么好糊弄:“说实话。”

              “呃……半个小时左右吧,真没多久。”比起他以前蹲凌天那会儿,半个小时真是小意思了。

              凌天按捺着想把人揉进怀里的冲动:“找我什么事?”

              林枫眼神闪烁,似乎在考虑什么,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上次在店里……对不起,我不该那样的。”

              这倒出乎凌天意料,林枫似乎第一次这样对他服软道歉,但该道歉的不是他吗?

              还没等他想明白,林枫又接着说:“是我太大惊小怪了,我这个人……没什么情调,也不懂谈恋爱该做什么,抱歉,你别生气。”

              凌天一头雾水:“我哪有生气?”

              “你今天都没跟我说话,吃饭的时候坐得那么远,后来还走了。”林枫的双手交叉紧握着,显示出他的不安和紧张,“我在想你是不是生气了,觉得我开不起玩笑……”

              凌天听了这番话哑然失笑,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枫看他不说话,以为他还没原谅自己,焦急道:“我会努力改的,虽然可能时间要久一点,但是——”

              凌天伸手掩住了林枫的嘴,将他搂进怀里,温柔地亲吻他的发顶,直到把怀里紧张的人安抚下来才开口:

              “是我的错,我让你不安了,你不用改。”说罢又轻笑,“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傻,还这么爱瞎想。”

              林枫这傲娇的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能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已经很不容易,不过其实这样别扭的样子也挺可爱。凌天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没生气,我还以为你在生我气呢。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不要自己乱想。”

              林枫“嗯”了一声,微微低着头抵在凌天的肩上,耳朵尖却又红了,这回可不是冻红的。

              凌天起了逗弄的心思,凑到他面前故意压低声音用暧昧的语气说:“你这么容易害羞,以后我们做那种事的时候可怎么办?”

              “哪种事?”林枫莫名,抬头看到凌天眼里的揶揄和笑意,瞬间懂了,这下脸也跟着蹭地烧了起来,话都说不利索:“谁、谁要跟你做那种事!”

              凌天继续调戏他:“刚刚谁说要努力改的?”

              “你不是说不用改的么……”林枫嘟囔。

              凌天笑着又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把林枫柔顺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惹得他小声抗议。

              虽然不乖也不坦率,总是很容易炸毛,但却是他最真实有趣的小男友。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