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万古第一昏君 > 第126章 宣读罪证

            第126章 宣读罪证

              幸亏是性格稳重头脑聪明的李湘。

              这要是其他孕妇的话,可能现在已经支撑不住瘫在地上了。

              微风吹过李湘的发丝,发丝和剑刃碰撞,断开落在了地上。

              这么一把吹毛而断的利刃放在李湘的脖子上。

              萧尚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武器都放下!”

              魏林大喊了一声,手臂轻轻地抖动了一下。

              一条细细的血丝出现在了李湘的脖子上。

              她本人只是觉得有些痒痒的,可看其他人惊恐的表情,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放在肚子上的手忍不住捏成了拳头。

              “丞相千万别激动,朕和湘贵妃换如何?”

              萧尚开口说道,一脸担忧地看着李湘。

              “湘贵妃怀有身孕,若是再折腾下去,怕是孩子难保。”

              魏林现在还不想逼疯萧尚,而且,他要的本来就是萧尚。

              毕竟萧尚会顾及到李湘的安全,皇上是不可能顾及后妃的安全的。

              过一会儿,那些大臣们纷纷闻风而动。

              恐怕就会有人劝萧尚放弃李湘。

              缓缓的,李湘从剑下被放了出来,而萧尚则是自己伸着脖子走了过去。

              忽然,他抬脚踢向了魏林的手腕。

              剑,应声而落。

              他好歹也跟着赵芷容习了许久的武,虽然现在还没有什么大的成效。

              也打不过什么江湖中人。

              但是对付魏林一个老头儿还是绰绰有余的。

              “父亲!”

              魏如玉大喊了一声想要扑上去,却被萧尚抬手拦住了。

              “开战。”

              一言既出,行随令动。

              千万支箭从天空上落了下来,有不少的魏家私兵直接被扎成了刺猬。

              “魏林,你可知罪?”

              萧尚的声音严肃而庄严。

              今日,便是魏林的葬身之时,而正北门,就是他为自己选择的葬身之地。

              “臣不知!”

              魏林咬着牙说道。

              作为大晋丞相,他对大晋的律法再清楚不过了。

              只要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那么他只要咬牙不认错,就没人能对他动手。

              萧尚使了个眼神,常全德手捧圣旨走了出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这个时候肯定是没有人跪下接圣旨的。

              魏林已经反了两方兵马都打了起来,而那些士兵正打得火热,也不可能停下来接圣旨。

              而常全德也不在乎,继续念了下去。

              “一品丞相魏林,德行有亏、性格残暴、贪婪成性。晋国六十七年,处死婢女一位。晋国七十三年,纵马踏伤小厮一位……”

              魏林的确足够爱惜自己的羽毛。

              他费了很大的功夫将自己曾经做出的那些坏事儿隐藏了起来。

              但是没有什么痕迹,是可以被彻底抹除的。

              经过一番费力的查证后,萧尚已经抓到了魏林的一些小尾巴。

              此时宣读出来。一来是证明给满朝文武看,他抓魏林师出有名。

              二来是为了辱没魏林的名声。

              他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形象吗?

              那就将他做出来的这些肮脏事儿告诉给所有人知道,让他就是死了,也要遗臭万年。

              果然,魏林极了,他扑过来就想要抢常全德手中的圣旨。

              可却被万骑司的人踹了过去。

              在这千钧一发,刀光剑影之际,魏林将怀着孕的徐茉推入了战场中。

              她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子,身上也没有任何盔甲护体。

              进入战场,只有死路一条。

              霎时间,徐茉就被刀剑砍碎了。

              萧尚等人都惊呆了,虎毒尚且不食子啊。

              而且魏林此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对自己的儿子女儿却还算是疼爱和负责的。

              “没想到丞相心狠至此,竟然直接杀死自己的妻儿。”

              血腥气儿让李湘忍不住作呕,她开口嘲讽道。

              “她?”

              魏林忍不住冷笑一声。

              他有没有播种自己还不知道吗?

              那娘们儿不知道哪里揣了一个野种就说是他的孩子。

              本来想着,若是能成功逃出去或者是造反。

              他就要将那娘们儿好好地折磨致死。

              让她看看背叛和欺骗自己的下场。

              可如今已是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现状了。

              倒不如再埋下一处暗炸,即便是他今日死了,也绝不会轻易放过萧尚。

              徐茉的哥哥徐宾,是一个奸诈小人,气量小,心气高。

              而且还极其擅长脑补。

              这样的人只要在朝中,并且对萧尚有敌意,就能给他带来不少的麻烦。

              两万人力敌五万人,本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可在琅琊兵法和阵法的加持下,刀锋队做到了。

              在战斗没有白热化的时候,他们先是占据了高地。

              从上射下箭羽,零代价带走了不少魏家私兵。

              而在两方兵法打斗在一起时,弓箭手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

              毕竟这个时候射箭,一不小心就会射到自己人。

              得不偿失。

              所以刚才的弓箭手极快地换了近身武器,融入了战斗之中。

              魏家私兵虽然被养得膘肥体壮,但是却只会凭蛮力战斗。

              不断地被刀锋队削弱着实力,然后被抓住机会杀死或砍倒在地。

              这一来二去的,刀锋队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而魏家私兵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魏林看着这一幕,跌坐在了地上,目眦欲裂。

              这里面的每一个士兵都是他花了极大的代价养出来了,每死一个对于他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而现在却不时就有人倒在地上。

              萧尚执着李湘的手,和她在这烽火之中独享一片安宁。

              魏如玉被两人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她想要去扶起自己的父亲,却没有办法做到。

              短短四五米的距离,却像是咫尺天涯一样,将父女二人分开了。

              “晋国一百二十一年,劫持贵妃和皇子,当株连九族,杀无赦!”

              直到这个时候,魏林才发现,李湘出宫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前面那些被查出来的事情,虽然违背了晋国法律。

              可全部都罪不至死。

              毕竟那些大错,魏林几乎将相关人员和资料都解决了。

              就算是想要查证,也无处查起。

              但这最后一条,也是他刚刚才犯下的那一条。

              才是要他命的关键。

              李湘站在萧尚的身边,淡淡地看着他。

              漂亮晶莹的瞳孔中充斥着藐视和冷漠。

              魏林万万没想到,自己英明了一世,竟然输在了一个女人手中。

              “贱人!”

              他从地上弹了起来,从袖中掏出匕首想要出其不意地捅死李湘。

              可周围这么多万骑司的人也不是干站着的。

              只是片刻,他就被人按在了地上。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