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南宋游记 > 第四十六章 借钱

            第四十六章 借钱

              “老大,去杀一只鸡一只大鹅,明天狗子你放手一搏,不要有压力,反正进入了决赛,报名费也能拿回来,我们什么也都不损失。”刚一回到家祖母继续吩咐道:

              “娘你这段时间都快把狗子给惯坏了。”梁氏在一边笑着说道:

              “狗子是我孙子,咱们村还有3个去参加赛的,第一天被淘汰了,昨天我出去的时候,他们还都羡慕狗子进复赛了呢!一会你们在家做饭,我出去拉拉家常。”祖母兴奋的说道:杜雨晖听到之后心说,这段时间祖母经常外出,原来是出去“嘚瑟”去了,这要是我明拿一个冠军回来,估摸着祖母天天不着家了吧!

              “是啊狗子,你明天一定要努力努力在努力,搏一把,今天晚吃完饭之后早点休息,明天二叔还会坚定的给你加油。”二叔笑着说道:他今天赢了钱,当然高兴了,昨天算风凉话让祖父给训了,今天一定不会说废话了,只不过他还想着明天继续去堵江枫眠胜利在大赚特赚呢!

              “谢谢二叔的鼓励,我明天争取个好成绩。”杜雨晖说道:

              “不是争取啊!狗子,明天要拿出你最好的实力去搏杀,目标是第一名知道吗!”二叔假惺惺的说道

              “奥我知道了,狗子受教了。”别人不知道二叔心里想的是什么,杜雨晖却是门清的。

              吃过了晚饭之后,杜雨晖正在研究如何利用现有的手段,让家里晚的火烛能够发挥最大的效力,能够让屋子里面更加的亮堂之时,四婶来找老娘了,四婶一进来说道:

              “大嫂,你这屋子里面是暖和,早知道该听大哥的,跟你们一起盘个火炕好了,你瞧瞧,哎呀这被窝里面都烫手啊!”

              “弟妹来坐,有什么事吗?”梁氏说道:

              “不瞒你说大嫂,今我过来还真有事,是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四婶有点腼腆地道:

              “弟妹你瞧你说的,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只要是大嫂能帮忙的我一定帮,那那那我可说好了啊!要是太难的不是我不帮,你也知道我跟你大哥也会种个地,其他的我们也做不来。”梁氏说道:

              “大嫂这事你能帮……是,你能借我们点钱吗?我、急用……”四婶吭哧了半天说道:

              “奥这事啊!家里还有两个闲钱,你要多少,太多的话我要跟你大哥商量一下,要是少的话我能做主。”一听是借钱,梁氏心里还是有底气的,现在里屋的地下面,藏着千两白银了,不过梁氏说话也是有分寸的。

              “大嫂你能做主的,我想借10两白银,是在没有这么多5两也行,你看……”四婶接着说道:

              “你要这么多银子干嘛啊!难不成娘家那边……呸呸呸,这话不该我问,in什么时候要?”梁氏问道:

              “最晚明天早,过了之后不用了,要是能在多点也行,那个你跟大哥商量一下,我明早听信行吗?打扫多在大哥耳边说说,弟妹领你这个情了先,那我先告辞了,明早听你的信哈……”四射嘱咐道:

              “要不在坐会,嗨你慢点别碰着,好好我明早给你准信。”梁氏把四婶送到外边四婶还嘱咐着。

              杜雨晖马明白了,难道四叔也要去赌江枫眠赢吗?这不借钱吧还不好,要是借了吧!是了,这事还挺难办的,杜雨晖现在才明天,其实很多时候的家长里短,还真分不清,毕竟自己不能告诉四叔他们,我明天一定赢,不管怎么说,现在赌场的规矩自己是必须遵守的,要是自己一开始没有了规矩,那将来自己怎么帮老爹维持一大家子的事呢!是的这个年代的家族观念很强烈,结果送走了四婶的梁氏回来问道:

              “我的狗儿,这事你怎么看?”

              “娘亲,这事你该跟老爹商量,不该问我的。”杜雨晖说道:

              “嗨你爹是个木头,他哪懂这些啊!”梁氏嘟囔着说道:

              “娘亲,以后家里这些事情都需要老爹或者是你来做决定,如果孩儿长大了,不再娘亲的身边之时,难道娘亲还能事事都来问我吗?”杜雨晖继续说道:是了,杜雨晖的梦想算不是统治世界,最起码的他也要先把大金国给收拾了吧!这种情况之下将来出征是必然的事了,所以现在开始,一些事情杜雨晖会让老爹还有梁氏自己拿主意,哪怕是错了又能如何?况且现在也没有那些所谓的自己搞不定的事,而对于梁氏来说呢!他这段时间的确是习惯了,什么时候狗子给自己的建议都是非常非常正确的,人吗都有这样的惯性,结果听到杜雨晖的话后,梁氏现实愣了一下,然后气愤的说道:

              “你个小兔崽子打算哪去?难道还能不要你爹娘了吗?”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咱们一大家子人,只要不是谁家做的特别的过分的,不会分家出去,爹是老大,将来一定要接过祖父的权杖的,而我呢不是说要走,娘你想想啊!我将来长大了,哪怕是将来我们家做生意了,还是干其他的事了,开始的时候,是不是都要我自己亲自去办这些事啊!我说过,咱们家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但是我们也总不能守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吧!所以我要是出门在外了之后,家里的事情还要你帮衬着给爹拿一个主意不是?娘亲你也知道,二婶他们都是很难斗的,我要是不在家,你们自己还没有主见的话,难道什么事情我外出了,都要交给二叔他们管理吗!”杜雨晖给梁氏分析着将来的形势说道:

              “我的狗儿是聪明啊!娘亲从来没有想过这么远的事啊!”愣了半天之后的梁氏抚摸着杜雨晖的脑袋说道:

              “恩,你说的对,趁着你还小不能出去之前,还是争取先把你爹在家里立起来,到时候我在帮衬一下……你说你怎么这么多心眼呢!你说你像谁?”顿了一会梁氏接着说道:

              “娘我是你生的,你说我像谁……”

              “没大没小的,行了你玩去吧,我找你爹商量商量去。”梁氏说完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亮之后吃了早饭,全家人再次集结,犹如大军出征一样,今天的决赛是11点开始,因为是最后一场,所以挑选的时间正好是横跨午,这个时候阳光也给力,可以让围观的人群少遭罪,而吃饭之前,看到四婶拉着梁氏跑到一边嘀咕去了,回来了之后看到四婶的眼睛都已经笑的看不见了,杜雨晖知道估摸着一定是老大跟梁氏商量了借给小四婶钱了,只不过杜雨晖不知道借了多少而已,全家盛装出行,因为今天走的晚了很多,所以村子里面的人已经出来了很多,彼此之间打着招呼,让祖父母他们还是很受用的,一路无话,杜雨晖也没有去问梁氏借给了四婶多少钱,很快牛车来到了赛地点之前了,今天可前两天人还多了不少,当然了杜雨晖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者是决赛的原因吧!或者是大家都认为那个江枫眠稳稳的可以拿这个冠军了,大家哪怕是借钱也会来押注观战吧!想到了这里,杜雨晖忍不住的看了一眼四叔跟四婶,是的他们也是满脸兴奋的期待着,当然了二叔三叔那边也一样,估摸着可能是老爹没跟着参与这事吧!

              “兄弟,怎么样赛要开始了,今天还押那个江枫眠吗?”

              “这不是废话吗!昨天我两场都押了,赚了不少,你要是早听我的,能多赚一场的钱。”

              “我昨天一场都没有押,今天一定要都赢回来!”

              “你们听说了吗!刚刚把赌注重新开出来了,所以进入决赛的这20人的例都是1赔1。”

              “你说什么?昨天不是5赔1吗?”

              “恩刚刚出来的新赔率,所有参赛人员都是1赔1。”

              “我靠,这个顺天赌坊是不想干了吗?一会你们都记住了,结果差不多出来之前,马往庄家那边靠拢,别到了最后他们没有银子兑换,我们白忙乎了。”

              “放心吧刘哥,今天我们哥几个都听你的。”

              “好我带人去下注,你们在这占好了地方等我们回来……”

              人群之的嗡嗡之声也是越来越大了,是的这是一次杜雨晖跟侯振斌他们见面时候,杜雨晖帮忙修改的最重要的一环,如果跟前面的赔率一样,还是5赔1,当然了这里说的是夺冠大热的赔率,那么到了最后吊车尾的杜雨晖呢,可能会变成1赔10了对吧,这是赌场特有的规矩,你押的赔率大的,风险也大,这好赌大小的时候,你要赌豹子,这个几率小但是了赢的更多,但是风险也更大,毕竟豹子的几率在那放着的,如果顺天赌坊跟以前一样,那么一旦有人抱着搏一把的态度押注的话,赌场方面很难赢太多,所以杜雨晖给侯振斌的建议是,既然都进入了决赛了,那么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了对吧,任何人都可能拿到冠军啊!这个鱼是不知道他去吃哪一个诱饵的,所以干脆这一次开出来的赔率,所有人是1赔1,这样的话那么问题来了对吧!在江枫眠跟杜雨晖一个是每次赛都是第一,一个是每次都勉强过关的情况之下,还都是1赔1的赔率之时,可以这样说,除了前面的5名有人押,当然了剩下的4人是或多或少的有人押之外,后面的15人基本没有人会去押注了,是的杜雨晖准确的把握住了所有人的心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