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南宋游记 > 第三章 活计

            第三章 活计

              接下来的几天,对于杜雨晖跟杜雨柱来说,简直是太轻松了,家里什么活也不用干了,一天弄十来条两斤来重的鲤鱼或者是草鱼回家,让全家人这段时间内都能够解解馋,也算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了,当然了二叔二婶这两天心情可不那么好了,是的这几天田地里面除草的身影之,还增加了二叔家的两个孩子,以往大哥在的时候,他们也许可以少干点,现在不同了,而两个孩子回来喊累,二婶虽然不能明面说,毕竟杜雨晖小哥俩能让大家吃鱼肉,这个功劳还是蛮大的对吧!况且只要大家还喜欢继续吃鱼肉,那么必须要劳动他们两人,不过二婶他们也不是白给的,对于他们来说,没有理由这两个小兔崽子能办的事情他们办不到对吧,几天后吃晚饭的时候,二叔开始说话了:

              “爹,娘现在也不是什么农忙的时候,如果我们可以多钓一些鱼出去卖的话,估计也能让我们有更多的积蓄,要是真的赶一个荒年的话,我们也什么都不用怕了是吧!”

              “这话有理,没有理由狗子他们两个能钓到鱼,而我们这么多大人钓不到鱼啊,要是可以的话,我们每天多去点人,一天下来弄五十条鱼估计不成问题,到时候算我们卖掉其的40条,一条鱼卖两钱的话,估计也可以得到将近100钱呢!”二叔的话刚说完,二婶跟着说道:

              二叔跟二婶之所以提出这个非常有建设性的决议来,说实话也是杜雨晖捣的鬼,是的今天下午,杜雨晖跟杜雨柱钓鱼回来之后,故意在二叔的窗外谈论卖鱼的事情来的,杜雨晖非常的清楚,要是自己把钓到的鱼拿到了外边卖了,那么这个所得他不但一分钱拿不到不说,估计还要挨顿揍,现在没有分家,除了看不见的所得,或者是你在大街捡到的钱,其他的都是必须交的,而像二婶这样的,要是让她发现了什么,在旁边帮腔都能噎死自己,那么怎么办呢!杜雨晖这两天在河边钓鱼的时候,不是有意的去教大哥回家怎么说,是的杜雨晖非常的清楚,要是自己教大哥回家怎么说,将来要是有什么问题出现了,到时候抓住杜雨柱问一下,这个家伙没有什么心眼,把自己卖了是正常的,而杜雨晖的办法是什么呢!循序渐进的诱导,反正两个人天天在河边钓鱼,那么他天天的跟杜雨柱说钓鱼将来要是能卖钱好了,反正是关于卖鱼赚钱的话题,然后是反复的说这些,表面是两人有问有答的,其实都是每一天杜雨晖把要问的杜雨柱的答案给说出来,这样几天下来,杜雨晖专门找了一天,到二叔的窗头下面去跟杜雨柱再次说同样的问题,而此时的杜雨柱根本不知道杜雨晖要干什么,但是这些问题如何回答,几天下来他已经门清了,所以小哥俩还能够很轻松的把想法“透漏”给二叔,当然了全程操作下来,杜雨柱都不知道这是杜雨晖给二叔设置的一个圈套,而为了让二叔他们马把这事说出来,临走的时候,杜雨晖还说道:“大哥这事我们恐怕也做不来,卖东西我们家也没有人会啊!要不我们还是回去跟娘亲先商量商量吧!”

              二叔在屋里是全程的听到了两兄弟的谈话,并且他也想了想,这也的确是一个好买卖对吧!等二婶回来之后,两口子商量了一下,这不有了刚刚的说辞了吗!

              “这个想法好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还是老二有本事。”祖母一听可以创收,笑眯眯的说道。

              “娘要不这个卖鱼的活计交给我好了。”四叔在一旁说道,是了,当二叔说家里可以通过卖鱼创收的时候,虽然四叔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他却马看明白了间的门道了,每一天卖的鱼,哪怕自己一天藏下一钱,一年也不少呢!所以他马跳出来争抢。

              二叔跟二婶早商量好了,他们去卖鱼,这里面的油头可大了去了,结果他们还没有开口呢,老四先跳出来了,这怎么能行呢!所以二叔马说道:

              “但是娘,这个跟种地还有不一样的地方,种地呢,一亩三分地出多少是多少,每年下来也不会有太多的差头,而钓鱼这不一样了,看狗子他们好了,每一天钓的鱼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多点,有时候少点,并且每一条鱼的大小也是不一样的,每一天下来赚的钱也不一样,四弟你要是愿意去也行,不过每一天出去,有多少鱼,卖多少钱,都必须有一个最低的量才可以,或者说卖不出去怎么办?你要是都想好了,那这个活交给你好了。”

              “二哥,我不是怕你是书生不好意思抛头露面吗!家里大哥不精于计算,三哥每天地里的活计也不少,所以我想着给家里分担分担,要是你愿意去我也不拦着,你说你一天能卖多少鱼能挣多少钱?”毕竟以前杜家都是种地的,没有人想过做买卖,当然了做买卖要本钱,而现在呢卖鱼好像没有什么本钱,所以大家才有点眼红了,认为这事可以干,但是把这事放在了桌面了之后,大家都知道其的好处,谁也不是傻子,除了老爸木讷之外,其他人其实都看出来了,当然也包括三叔一家人了。

              “现在有多少鱼可以卖都不清楚的,谁能够给出一个什么底线啊!”开口说话的是三叔,一听这话,大家明白了,三叔也想来插一腿了,本来是一件好事,现在除了杜雨晖的老爸没有说话之外,三个叔叔话里话外都很明显了,卖鱼这事可以干,但是具体怎么干,谁来干,还是要分清楚的,毕竟那是一块大肥肉啊!

              “这事是我们想到的,如果没有我们,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还可以卖鱼赚钱,所以我也不跟你们多说了,既然大哥没说话,那么这卖鱼的事交给我们家好了,算我不出面,让你们二嫂出面也不是不可以。”二叔说话了。

              “二哥,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干不是,二嫂毕竟是女人,这事还必须让我们男人来干是吧三哥。”四叔说话的时候冲着三叔眨眨眼睛。三叔马明白了,先把二叔一家干下去,大哥家也不抢,然后在跟老四抢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四啊!以往你说话一直不着调,但是今天这话听着舒坦,我们老杜家这么多爷们,什么时候轮到让女人抛头露面了,这不行二哥真的不行。”二叔一家研究了半天,到了最后给他人做了嫁衣,这怎么可能呢,并且现在老三跟老四大有联合起来的意思,杜雨晖今天下午说的这事,晚的时候二叔拿出来说,明显的他怕狗子先跟他父母说,所以他也有邀功的意思,但是现在呢!到了骑虎难下的程度了,当然了他根本不会想到,这是杜雨晖给他设计的一个陷阱而已,而他也不可能认为杜雨晖小哥俩能有这个能力。

              “娘啊!既然大家都想去卖鱼,那自己各凭本事好了,自己家出人去钓鱼,然后每天卖了之后把赚的钱拿回来,以一个月为限,这一个月内,谁家赚到的钱多,那么将来卖鱼的活计交给谁家。”二叔有点火了,但是这的的确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否则你根本没有办法解决这事不是吗!谁都想去卖鱼,那先各凭本事吗!

              “这个法子好,这么定了,吃饭吧!”祖父发话了,大家也不争吵了,但是二叔回头对着杜雨晖说道:“狗子,你不是想看书吗!这两天去我那拿吧!”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让大家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包括此时的二婶都不知道二叔在搞什么鬼,当然了杜雨晖跟二叔借书的事二叔也说过,现在主动说出来没人知道二叔的盘算,但是杜雨晖却是瞬间明白了什么,是的二叔家还有两个儿子呢!二叔一定会用借给自己书为条件,让自己交给二哥跟弟弟钓鱼,毕竟要卖鱼,首先要解决的不是钓鱼的问题吗!如果不是出现目前这种情况,那么大家随便钓,二叔家去卖,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而现在呢,一个月拼吗!这个时候,天然的人力方面,二叔家可是四个人啊!算二叔不出面,也三叔还有四叔家人多吗,毕竟三叔家的女孩才5岁对吧!

              “二叔,那我一会过去行吗?”杜雨晖问道。

              “没问题啊!吃完饭来好了。”二叔的话音刚落,三叔跟四叔明白了什么似的,先不说二叔家有两个儿子,最起码的问题钓鱼这事,目前最拿手的可不是他们啊!是狗子他们哥俩啊!而忙乎了半天,怎么把大哥他们家给忘记了呢!虽然大哥大嫂不一定会卖鱼,但是他们儿子会钓鱼,这是实力啊!你钓不到鱼卖个毛啊,随后两人也是分别的打定了主意,至少接下来的几天要好好的巴结巴结大哥大嫂了。

              晚饭过后,杜雨晖跟着二叔来到了他的书房,还没等到杜雨晖开口二叔提前说道:

              “狗子你要借书没有问题,但是遇到了难题,我可不负责给你解释,另外我借给你书也不是白借的,你要把你二哥还有弟弟教会了,让他们也学会钓鱼,你能答应二叔吗?”

              “二叔,钓鱼这活说难不难,说容易同样也不容易,我可能天生适合钓鱼,跟祖父四个儿子,却只有二叔你最擅长读书一样,要是二哥跟弟弟不适合钓鱼的话,我是教了他们是学不会,那我有什么办法呢!”

              二叔根本想到杜雨晖会有这番说辞,他稍微的愣了一下,正常情况之下的理解,杜晖说的没有任何的问题啊!

              “只要你认真的教可以,他们能不能学会看他们的本事了,对了这里有几本启蒙用的书,你可以拿回去看看,不过我把丑话说到前头了,要是你把书给我弄坏了,到时候我让你娘赔的时候,你可不要怪二叔啊!”二叔说道……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