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御赐小狂妃 > 第165章?王爷,您听我解释

            第165章?王爷,您听我解释

              穆霆尧冷眸倏地笼上了一层寒意,提步走到她面前。

              “你是说,她擅自离开京城两天了?”

              “是……”红衣垂着头,不敢看这个男人的脸。

              穆霆尧脸色笼着一层阴郁,双手紧了紧拳头,回头问那仵作:“钟午,矮河县城内可有家百福的分号?”

              钟午道:“回王爷,有一家,在城西方向。”

              闻言,穆霆尧的身周散出了一股慑人的寒意,声音异常冰寒:“本王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你带几个人随本王过去,今日丨本王定要好好管教管教她!”

              微顿片刻,他低头看向跪地的红衣。

              “至于你,等找到那女人,本王再处置你!”

              “是……”红衣顿感头皮一阵发麻。

              完了,这回王爷是真的生气了。

              王妃,属下已是自身难保,您就自求多福吧!

              -

              家百福矮河县分号后院,君如甯站在门边,亲自指挥杂役卸货。

              “你们都轻一点,里面有几箱是鸡蛋,一定要轻拿轻放!”

              “那个箱子也要小心,里面装的都是酒,这些酒不是用来喝的,我有大用处……”

              江威拿了一件披风,走到她身侧,为她把披风披上。

              “少爷,起风了,你加件衣服。”

              “谢谢。”

              君如甯转身冲他笑了笑,刚要说点什么,余光瞥见前方有几个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边走过来。

              大爷的,要不要这么巧!

              她下意识就想躲起来,但既然被他撞见了,再躲起来也没多大意义。

              不得已,她只好硬着头皮迎接某人的到来。

              穆霆尧微微眯起眼,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却在距离她十几步的距离外突然停了下来,厉声道:“红衣,将穆王妃带回去,关入柴房,没有本王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柴房半步!”

              君如甯挑眉:“王爷,您听我解释,我就是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她还没来得及解释,红衣已经带人来到她面前,将她的双手抓住。

              红衣一脸抱歉:“王妃,对不住,王爷这回真的动了怒,您还是等王爷气消了再好好和他解释吧。”

              君如甯:“……”

              狗男人,她不就是偷偷跑出城,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么!

              经过穆霆尧身侧时,君如甯朝他的脸大喊:“王爷,柴房很冷的,你一定快点气消啊……”

              穆霆尧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隐忍着怒火。

              这女人居然不顾自己的身体,千里迢迢跑到灾区来发国难财,简直无可救药!

              很好,好得很,他真是娶了个好王妃!

              如此利欲熏心的女人,当不当他的穆王妃也罢!

              穆霆尧倏地转过身,怒道:“红衣,将她关起来之后,不要跟任何人说她是穆王妃,任何人不得跟她说话,包括你在内!”

              “是,王爷!”红衣应了一声,心里薄凉了一下。

              王妃,这回你惨了。

              君如甯倒没想那么多,甚至内心十分平静。

              以为他只是在气头上,等气消了自然会把她放出来。

              毕竟,她来这里做了那么多善事,狗男人怎么也会原谅她的吧?

              穆霆尧霍地转身,却没有往县衙的方向走,而是去了别处。

              江威将这一幕幕全都看在眼里,直到那些人都散去,他的眼睛逐渐被仇恨染成了血色。

              穆霆尧,你竟敢如此对她!

              -

              从家百福分号走去县衙,距离可不近。

              君如甯还以为走几步之后,可以坐马车回去,不料走了半天她都没瞧见有马车。

              于是,她忍不住问:“红衣,咱们要走着过去吗?”

              红衣回头看了她一眼,小声道:“王妃,王爷不让属下和您说话。”

              君如甯挑眉:“反正他也不知道。”

              红衣叹了声,不敢大声说话:“王妃,您就忍忍吧,等王爷气消了就好了。”

              君如甯:“……”

              看样子她是指望不上马车了。

              不知走了多久,君如甯的心脏终于受不住了,呼吸变得急促,双腿也开始发软。

              “红衣,我走不动了,休息一下吧!”

              “王妃……”

              看她那张不知何时失去血色的脸,红衣于心不忍,便停了下来。

              “好,原地休息一盏茶时间。”

              君如甯立马瘫软在地上,小手锤了锤发软的膝盖。

              红衣见状,急忙走到她面前,“王妃,您没事吧?”

              “没事,就是太久没有长途跋涉,脚有点酸。”

              “……”王妃这身子骨,实在太弱了。

              这个地方那么冷,王妃住在柴房里身子能承受得住么?

              正想到这里,君如甯突然一个喷嚏失控打出:“阿嚏——”

              红衣猛地回过神来,急道:“王妃,您没事吧?”

              君如甯揉了揉鼻子,一脸轻松:“没事,就是鼻子有点痒。”

              红衣这才松了一口气,“王妃,您可千万别着凉了。”

              “放心,不会的。”君如甯信誓旦旦地保证。

              况且就算她着凉了,有他在,她才不担心呢!

              有个人关心自己,生病了才幸福。

              一行人原地休息了一盏茶的时间,接着继续赶路。

              君如甯的身体实在太差,一路走走停停,到达衙门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啪——

              柴房的门重重关上,很快传来了上锁的声音。

              君如甯眉头轻挑,她又不会跑,至于把门锁死么!

              切,管他呢。

              君如甯抱了一堆干草,铺在了地上,接着坐在干草堆上。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红衣脆亮的声音:“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王爷有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柴房,亦不得将王妃的身份告知其他人,都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

              红衣犹豫了一下,走到柴房的窗边,大声道:“王妃,对不住,这是王爷的命令。”

              君如甯不以为意地笑笑:“没事,你忙你的吧,我准备睡觉了。”

              “诶……”红衣叹了声。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节骨眼,王妃居然还有心思睡觉?

              虽说柴房里看起来密不透风,但实际上根本就不保暖,刚坐下没多久,君如甯就冻得手脚冰凉。

              不得已,她只好朝门外看守的人求助:“红衣,可以给我一张被子么?”

              等半天,无人回应。

              君如甯皱了皱眉,那个小妮子要不要这么较真!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