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第一版主小说网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你也有今天!’

            第四百六十三章 ‘你也有今天!’

              天道之间。

              吴妄静静坐在那椅背高过数丈的石椅上,抬手支着下巴,目中时不时划过几分光亮。

              此地安安静静,但吴妄能通过天道听闻万物之声。

              手掌天道坐九霄,一目万古岁月消。

              不知地厚天几高,吾已悟得无上道!

              各神代的强神,这里是东皇太……

              “起床吃饭!你干脆睡到天黑算了!”

              耳旁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温柔’的呼唤。

              天外要起身了。

              吴妄撇嘴摇头,在天道之间闭上双眼。

              习惯性地瞧了眼天庭中的情形,见泠小岚正在仙光中闭关悟道,少司命在生衍之殿主持一场早会,嘴角露出了少许温柔的微笑。

              想她们。

              但为了今后更长久的相聚,自己现在不得不努力变得更强一点,磨砺自身意志,尝试一条完整的崛起之路,尽早完成自身之超脱。

              想要超脱,自己如今的积累远远不够,尤其是心境积累。

              既做天帝,就当有护持苍生之信念,就当有!

              啪!

              吴妄一个哆嗦离了【天道之间】,睁开眼,眼前是青婶那张白净的笑脸。

              他堂堂天帝,竟、竟被打了屁股!

              这要是传回天庭,天帝威仪……也没啥影响。

              “还睡!太阳都快晒屁股啦!起来吃饭了快点!”

              “哎,这就起。”

              吴妄老老实实地应了声,打了个深沉的哈欠,擦了擦眼角,整个身体开始迅速苏醒,活力已然归来。

              起!

              这少年翻身跳了起来,拉起那有点粗糙的‘帷幔’,动作麻利地解下了‘睡袍’,换上了长裤和短布衫,腰间捆了两圈软布带,将刚垂肩的头发简单扎了起来。

              虽然布衣肩头带了补丁,也丝毫不影响少年的英俊。

              他面容与原本有五分相似,这其实是神魂影响下,面容在逐渐恢复。

              但稍后吴妄会尽量把自己吃胖一点,免得因为长相这种小事而暴露了自身。

              青婶今天应该是不上山的。

              这位有着青丘血脉的大婶,今天换上了宽松的布裙,虽然腿脚因包裹了肌肉而不再纤细,尽管手臂因拉弓抗物而有些粗壮……但总体还是很温柔的。

              “腿没事吧?”

              吴妄端着饭碗往嘴里鼓捣时,小声问了句。

              “有啥事,”青婶笑道,“就是回家的时候被绊了一下,本来就没啥问题。”

              “我去村子外边找找有没有小兽吧。”

              吴妄抬头直视着青婶,小声地嘀咕着:

              “我不进山,就在村子外面的小树林逛逛,我的那把弩您也见过,不用我花力气,就能直接射箭,十步内能射穿门板。”

              “咋了?”青婶那略微发福的面容上露出几分微笑,“觉得婶不行了?给你弄的肉少了?”

              吴妄道:“不是,我就是想,我都这么大了,不能总是白吃白喝,跟我差不多大的那些家伙不都跟着出去打猎了。”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之前身体那么差,脑子也不灵光,这才恢复几年?”

              青婶板起脸来,略带霸道地道了句: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吃完饭找你山叔练拳去。”

              “就他那几下,我早学会了!”

              吴妄放下碗筷跳到了一旁,笑道:“婶你看,我给你倒着打一遍!”

              “你还能倒着打?”

              “简单!”

              说话间,吴妄扎开马步,动作有些怪异地舞起了小拳头,逗的青婶抱着碗不断大笑,饭粒都吃到了鼻子尖。

              吃罢了早饭,吴妄就一溜烟跑的没了踪影。

              青婶搬了个木椅,坐在木屋前的阴凉地,怀中抱着针线筐,开始鼓捣一件新的长裤。

              远处,山叔扛着一捆粗柴走到了不远处的空地上,慢慢扒拉开自己的短衫,露出了那古铜色的上半身,强壮的肌肉带着几只兽爪留下的印痕,提起了那劈柴的斧头……

              青婶低头嗤的笑了声,继续缝着手中的布料,小声骂了句人小鬼大。

              山叔家,吴妄探头凝视着山叔的背影,看着那宛若健美达人的身材,心底暗道奇怪。

              青婶喜欢文弱书生?

              要不,教山叔吟诗作赋?

              挠挠头,吴妄啃着一串鲜香烤蘑菇,心底盘算着如何空手抓只野兔,给青婶补补。

              “哈哈哈!”

              家的方向传来一连串大笑声。

              吴妄悄咪咪地看了眼,看青婶笑的喘不过气;

              山大叔正按吴妄所说的那般,抓起一只陶罐,双脚呈弓步站立,身体微微后仰,腹部发力凸显出了九块腹肌,把陶罐的清水从头顶浇了下来……

              这,不性感吗?

              男性的刚阳气息他不高涨吗?

              青婶笑声太过直接,山叔老脸一红,扭头跑回自己家中。

              正当吴妄提心吊胆,会不会被山叔吊起来打一顿时,这壮汉跑到了吴妄面前,嘿嘿笑着,结结巴巴地说了句:

              “她笑了、她笑了!”

              山叔那双眼,比他的脑袋还要明亮。

              “行啊小子,果然你懂你青婶!快快,再教我几招!我让她多笑几次!”

              吴妄:……

              呵,不得豪斯。

              ……

              ‘岳父大人这个《百草经》搞的也不全啊。’

              山谷入口处的林间,吴妄蹲在一处树荫中,辨认着那几颗似是而非的药草。

              天外世界的植物种类与大荒天地大同小异,但很多药草都长变了模样,跟神农老爷子的《百草经》出入很大。

              吴妄现在还是血肉之躯,少年的美好生活刚开始起航,也不敢胡乱就把药草塞嘴里尝。

              毒性不毒性的无所谓,重点是不卫生。

              吴妄仔细研究了一会,还是没把握确定那几株药草的药性,背着自己的鱼篓起身,继续在林间溜达。

              想找个创收的路子,还真是难。

              青婶不让他上山打猎,他就打起了搞药贩药的主意,但这些药草的长相……违背了祖训。

              天外还是不一样的。

              吴妄抓着一根木棍在这稀疏的林间逛荡着,搜寻着能卖钱的东西,哪怕窜出来一条蛇也行,他还能回去弄个蛇羹。

              可惜,这片林地人来人往,有啥野物也都被随手弄走了,怎么会留到他出手。

              这就是生活吗?

              少年人充满了烦恼,年轻人苦于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吃着家里的,却时刻想着插上翅膀飞出家门翱翔于天空。

              正感慨着,吴妄耳尖晃了晃,不由得眼前一亮,朝着前方快跑几步,三两下爬上了一棵大树的树杈,朝着谷外那条大路看去。

              能见那大路上又跑过了一匹匹独角马——?疏。

              (注:带山有兽焉,其状如马,一角有错,其名曰?疏。)

              獾疏背上有着一个或者两个身影,穿着暗红色的甲胄,背着长枪、长刀这般兵器,带起了阵阵烟尘,朝前路疾驰。

              吴妄莫名有些心怀激荡,应当是这几年在这小山谷中憋得闲闷。

              抬头朝着远处眺望,半片疏林、半片稻田,更远处隐隐能见远山起伏,远山之上似乎有‘山脊’在蠕动,那应是天外一些充当各地守护兽的庞大异兽。

              这些异兽,也作为烛龙神系的战力,被约束在一处处深山之中。

              天外诸神界,神界各不同。

              吴妄心怀激荡,忍不住想要张口长啸,但又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最后只是……吹了个口哨。

              在林间溜达到了傍晚,吴妄哼着小调,背着装满了野菜和几样草药的竹篓,耍着手中的木棍,感受着天外一条条大道的交错,走过了热闹村寨的边缘,抬头就见那个强壮的大婶在篱笆门前对着夕阳出神,背后的木屋烟囱冒着袅袅的炊烟。

              “婶!我回来了!”

              青婶笑道:“就该给你抓个牛崽来放牛。”

              吴妄傻笑着,也不敢应话。

              堂堂天帝去放牛,帝夋知晓了那必然是要笑掉大牙。

              夜幕降临,一个平静的夜晚就在那几句闲谈中划过,天空中的星辰转动,吴妄闭目后心神沉浸于天内的天道。

              周而复始,日复一日,这几年都是这般过的。

              有时候吴妄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一颗强者之心,总觉得这般生活也挺不错,有些懒得踏出这般舒适的节奏。

              但凡事都是要前行的。

              一时贪欢,失去的就是茫茫前路。

              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又进了两次山的青婶,休息了两日后,一大早又踏上了狩猎的路途。

              吴妄翻身起来,虽相信小钟能安排好一切,但总归是带着几分忐忑。

              小精卫的一缕魂魄要逃出来了。

              他走到门前,在台阶上入座,托着下巴看向了山谷出入口处的疏林,静静等着日头西斜。

              突然间,吴妄感受到了这个天地间大道的异样。

              似乎一条铺在天外世界底层的大道出现了躁动,天地间的灵气都变得有些燥热,空中的太阳西侧突然出现了一团阴影,且这阴影在迅速扩大,很快就将太阳遮了起来。

              整个天地骤然变暗。

              无数生灵匍匐在地,对着天空不断祷告,请求神灵将太阳还给他们。

              吴妄细细感受,不由得挑了挑眉。

              天外世界的太阳,乃烛龙的双目投影所化,而烛龙吞噬了太多大道,造成了自身大道的不稳,会周期性的陷入混乱。

              正此时,吴妄听到了一声钟响,心底浮现出了两幅画面,却是钟直接在吴妄本体的神府仙台投放了两团神光。

              ——天外化身神魂太弱,与钟交流只能依靠本体。

              第一幅画面是此刻烛龙的异样。

              这条巨无霸身形蜷缩在那山岳之上,浑身不断抽搐,头部在接连颤抖,头顶浮现出了四只幽冷的火焰,一股强大的神魂之力似是想稳固烛龙的神躯,一时却难以奏效。

              帝夋的神魂!

              第二幅画面所显,那被帝夋封印在火山岩浆之内的冰蓝色水晶中,一缕浅灰色云雾窜了出来,伴随着岩浆的涌动,钻入了火山灰中。

              一抹微弱到可以忽略的神光轻轻闪烁,几乎瞬间,这一缕浅灰色云雾诡异地出现在了数万里之外。

              而此刻,烛龙龙首上方的那四团火焰中,一团火焰突然暴走,朝另外三团火焰中居中最大者撞去。

              烛龙的意志突然反击!

              吴妄一边盯着那一缕灰色云雾,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烛龙与帝夋的神魂之战。

              很快,代表烛龙的火焰开始后继无力;

              代表帝夋的火焰却是绵绵不绝一般,将烛龙的火焰包裹了起来,拽入了烛龙龙首之中。

              烛龙神躯停下了抽搐,天空中的太阳已然复原。

              吴妄暗自摇头:这烛龙真不中用,竟被帝夋拿捏得死死的!

              随之,吴妄心就提了起来。

              那一缕灰色云雾,即精卫的魂魂;此前钻入火山灰后,被钟及时出手送出了几万里。

              吴妄盯着精卫魂魄的动向,她在空中飘了许久,似是耗尽了灵力,最后晃晃悠悠地落向了下方的山林。

              灰气显化出了一幅少女的轮廓,她胸口有一团神光悄然绽放,少女的轮廓在逐渐清晰,从虚影增了血肉,白皙的肌肤已转为半透明。

              不多时,她轻轻皱眉,脚下有些虚浮,竟站立不稳。

              魂魄没有身躯守护,在外不安全,魂魄的灵力耗尽就会自行消散,但这一缕魂魄窜出封印时耗损了太多灵力……

              很快,小精卫作出取舍,额头凝出了一只浅浅的雪花印记,身形迅速缩小化作了一名七八岁的女童,穿着一袭浅白短裙,赤脚在山林中跌跌撞撞地行走。

              不多时,小精卫脚下一晃,摔在了软草堆中。

              东皇钟曾给吴妄看的那般场面终于上演:

              打猎的青婶在不远处的山路上路过,扭头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女童怔了下,没有犹豫就赶忙冲了过来,矫健的步伐跳过一处横倒的大树,警惕地看了眼四周,单膝跪坐在女童面前,小心翼翼探了探她的鼻息。

              青婶稍微松了口气,把地上这小姑娘抱了起来。

              “咋又是这?”

              青婶辨认了下环境,依稀记得,自己十一年前在这里抱起了一个男婴。

              这次倒好,直接捡了个小姑娘。

              “迷路了?看这穿着,应该是哪家的宝贝闺女吧。”

              青婶想了想,抱着小精卫朝山下走去,走出那片可能会有凶兽出没的密林后,在路边找了个树墩坐下,喂给了小精卫一点清水,等着人来寻。

              “这小姑娘真好看,”青婶啧啧称奇,“可惜了,我家小虫子没这福分,这姑娘的家世肯定不凡,这是啥料子,摸着咋就这么滑,给小虫子做小裤头肯定挺舒服。”

              某天帝禁不住老脸一红。

              就这般,这猎户大婶抱着小精卫,顺便研究起了精卫身上那用神力化出的衣裙。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

              “嘤……”

              小精卫睁开眼来,那双水晶般透彻的眼眸,与青婶的目光相对。

              “孩子,孩子你醒了?”

              青婶温柔地问着:“要坐起来吗?”

              小精卫挣扎了下,却是浑身没力气,眼底也透出几分茫然。

              青婶柔声问:“你家大人呢?走散了吗?”

              小精卫有些费力地开口:“谁……”

              吴妄下意识在门前站了起来,眼底带着几分急色。

              这个谁字,用的是大荒天地的发音!

              天外与天内隔绝了一整个第五神代,莫说口音,天外的文字语言都与天内世界有了明显的差距。

              小精卫一个字就直接暴露了她的身份!

              但还好,精卫双眼微微闭合,再次虚弱地睡了过去。

              青婶连忙将这女童抱住,看天色将晚,自己还没离村子太远,总算下决心将她带回自家木屋。

              “唉,可别惹什么事端,这孩子一看就来历不凡。”

              青婶低声说着,背起自己的长弓和箭筒,抱着小精卫沿着大路开始跑动,一路都保持着较高的警惕。

              一个成熟的猎人,都有藏迹的本领,青婶也不例外。

              木屋中,吴妄开始忙活了起来,熬粥、烧水、铺床、拿床板,忙的不亦乐乎。

              正当他开始发愁,该如何帮小精卫稳定这一缕魂魄,本体就听得一声轻轻的钟响。

              “主人,橱子第二个罐子,里面有一颗丹药,可以让精卫大人的魂魄稳固住,不至于自行崩散而危及神魂本源。”

              “啊,这。”

              吴妄眼一瞪:“不是说不能开挂作弊吗?一切都要靠自己!”

              “那是您呀,”小钟理直气壮地反驳了句,“您自己做历练磨砺意志就好了呀,精卫大人这么可爱,怎么能受苦呢?”

              “我!”

              “主人,一切都是为了拯救这个美好的世界。”

              “靠。”

              “讲粗话是不礼貌的唷。”

              吴妄检查了下灶火,撇嘴轻哼去了门前静坐。

              对哈,小精卫这一缕魂魄是半失忆的状态,也不可能有人来寻,按青婶那温柔的性子肯定是要一起收养。

              这次青婶会取什么名字?

              不过怎么想,‘青虫’这个名字,已经是取名界的大海沟,不可能轻易被超越了吧。

              青虫·东皇太一·熊霸·吴妄如此念着。

              谷内各处泛起了炊烟,几个孩童在路上奔跑着嬉戏,归来的几名猎人扛着一只只肥美的走兽,空中有孤雁展翅划过,追着落霞远去。

              心底带着一二分的遐想,等待着与精卫在天外的团聚。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78xs.com